韩国:当反腐法遇到请托风

发布时间:2016/9/21 16:28:33

韩国:当反腐法遇到请托风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韩国高级检察官金庆俊因涉嫌于2005年至2014年收受一家公司数亿韩元贿赂并进行股票内幕交易而获利数百亿韩元,7月29日遭检方起诉。金庆俊是韩国现有检察体系68年来首名被捕且遭解职的高级检察官。

  分析人士指出,正因韩国司法系统亦遭腐败活动“污染”,最新出台的反腐法案《金英兰法》才更有必要早日施行。这部法案对公职人员、新闻从业人员、私立学校教职员工收受礼品、接受宴请等作出严格限额规定,据信将约束韩国约400万人的行为,也被一些人视为“过分严厉”。

  韩国宪法法院7月底裁定,《金英兰法》各项条款与宪法并不冲突,意味着它将于9月底如期施行。舆论界认为,韩国社会将因此面临“痛苦”变革,公务招待和办事送礼等根深蒂固的风俗是否能就此改变,外界拭目以待。

  1 检察官涉腐

  金庆俊现年49岁,是职位相当于副部长级别的高级检察官,其涉贪腐行为在今年早些时候“露出马脚”。

  按规定,韩国高级政府官员和议员需每年公开个人财富变化。在此过程中,金庆俊被发现去年个人财富巨额增加,引发外界质疑。

  检方调查结果显示,金庆俊涉嫌在2005年从一家网络游戏开发公司创始人金正柱处收取约4.2亿韩元(约合247.8万元人民币),用于购买该公司1万股非上市股票,待股票上市后以双倍价格将其套现并用所得利润换购了该公司日本分公司的股票;2015年底,金庆俊又将股票出售,获利126亿韩元(7434万元人民币)。

  金庆俊还涉嫌收取该公司租赁的一辆豪车;2005年至2014年,他一家人外出旅行11次,旅行总开支超过5000万韩元(29.5万元人民币),这笔钱全部由该公司报销。

  按检方说法,2005年至2014年,金庆俊从金正柱处收受贿赂的总额超过9亿韩元(约合531万元人民币)。

  另据《韩国时报》报道,金庆俊还涉嫌于2010年以叫停对大韩航空公司的逃税调查为筹码,要求这家航空运营商雇用其姐夫开办的清洁公司。

  金庆俊7月29日遭受贿、妨碍司法公正和非法金融交易等罪名指控。韩国最高检察官办公室监察部门已决定解除他的职务。

  2 法案获“绿灯”

  在韩国,检察官享有较高社会地位。金庆俊受贿案令韩国司法体系,特别是检察机关蒙羞。韩国法务部长官金贤雄为此公开道歉,称感到“尴尬、失望”。

  韩国某新闻网在评述金庆俊涉腐事件时写道,国内检察体系内有一股不正之风,个别检察官把“司法公正”当作牟利工具。

  韩国遗产教育学院主席金姬明认为,正是因为出现了执法者的腐败丑闻,《金英兰法》才更有必要如期施行。

  《金英兰法》又名《关于禁止接受不正当请托和财物的法律制定案》,由前反贪官员、时任国民权益委员会委员长金英兰大法官于2012年提出,去年3月在国会获得通过。

  根据这一法案,公职人员、新闻从业人员、私立学校教职员工单次不得收受超过100万韩元(约合6038元人民币)的财物或服务,每年收受财物或服务总价值不得超过300万韩元(约合1.81万元人民币)。

  反贪法还规定,上述几类人员接受宴请人均费用不得超过3万韩元(约合181元人民币),收受礼品价值不得超过5万韩元(约合302元人民币),喜丧金费用不得超过10万韩元(约合604元人民币)。

  根据韩国现行法律,只有界定公职人员等收受“好处”后存在确凿的“权钱互惠”证据,才能将其定罪。《金英兰法》则修补了这一漏洞,规定无论是否“还人情”“请托”,只要超标,就要入刑。但由于反贪法案对相关人员收受礼品、接受宴请等作出限额规定,韩国农业及渔业部门担心法案实施后影响相关农副产品销量,商界则希望随该法出台更详细的指导方针,以减少对经济的负面影响。

  韩国宪法法院7月28日裁定,围绕《金英兰法》的四个争论焦点均未违宪。例如,宪法法院认为,由于媒体和学校对国家和社会影响颇大,且在上述领域发生的贪污腐败会产生巨大波及效应,因此私立学校教职员工和媒体从业人员“适用该法正当合理”。

  宪法法院上述“合宪”裁定意味着《金英兰法》将于9月28日起如期施行。

  宪法法院给《金英兰法》亮“绿灯”当天,韩国各大媒体纷纷肯定这部法案,并寄希望于新法能斩断韩国社会的“贪腐链”,让整个国家变得更透明。《朝鲜日报》评论文章的标题是《韩版反腐法被判合宪 接待文化遭遇清廉风暴》,《京乡新闻》撰文《韩反腐法不违宪 9月28日起掀倡廉革命》,《韩国经济》发表《韩对滋生腐败请客送礼潜规则动刀》的评论文章。尽管舆论看好,但实际效果有待检验。

  3 风俗待改变

  韩国《中央日报》预测,《金英兰法》施行后,韩国社会将迎来“剧变”,法律对提供餐酒招待、送礼和高尔夫球接待的限制不可避免地会给民众的日常生活和整体经济带去巨大变化。

  其实,这种变化在《金英兰法》施行前就已经悄然开始。以餐饮业为例,坐落在首尔钟路区的“有情”饭店曾因前总统卢泰愚、李明博等政要的光顾而闻名,却即将转行。饭店老板说,随着韩国部分政府机构迁至世宗市,饭店营业额遭受巨大冲击,估计《金英兰法》施行后,客人将更少。这家饭店不久后将改行经营越南米线,人均餐标在1万韩元左右(约合60元人民币)。

  首尔中区的“炭火烤肉村”主要经营牛肉烧烤,其总经理金基福说,餐厅招牌菜“韩牛”的价格在5万韩元以上。“我们预计自10月起销售额会大减,正在考虑把套餐中的韩牛换成进口牛肉。”

  一家韩国本土汽车制造商的发言人告诉《韩国时报》记者,他们“不可能再请记者打高尔夫球。招待记者吃饭时,也会特别注意。尚不清楚请记者参与试驾是否会违法。”

  韩联社报道,三星和LG等大企业将针对《金英兰法》制定相关员工行为守则。三星公司一名管理人员告诉《韩国时报》记者:“我们必须遵纪守法,如果《金英兰法》在施行之前没有修改,我们则会在请客吃饭时把餐费标准控制在3万韩元以下,也不再安排高尔夫球活动。”

  韩国不少律师事务所如今正着手准备应对《金英兰法》施行后相关案件激增的情况。

  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公务员说:“吃大餐、喝酒、打高尔夫已经成为这个国家商业系统的一部分……这种习俗早已将商人、公务员和记者联系在一起。”

  首尔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张德镇则认为:“这一法律实施后……此前在产业化过程中被社会作为一般惯例所接受、容忍的韩国式公务招待、请托文化会以此为契机走向终结吗”?

  4 “阵痛”必经历

  韩国餐饮服务业联合会预计,《金英兰法》施行后的第一年,韩国饭店行业的收入预计将同比减少4.15万亿韩元(约合250亿元人民币)。

  可想而知,将因这部反腐败法而受影响的不止是餐饮业。面对可能带来的经济损失,韩国总统朴槿惠8月10日在一场内阁会议上说,重要的是在保持《金英兰法》核心部分的同时尽可能地减少其带来的负面效应。“一旦这部法律施行,社会的透明度和公平性都将有所提升,经济有效性也将增加。”

  不少分析人士赞同朴槿惠的观点。他们认为,虽然韩国社会将因《金英兰法》而经历改变甚至付出代价,但这部法律的落实势在必行。若想铲除根深蒂固的公职腐败,不可避免地需要实施这种“零容忍”的法律。

  某国际腐败监督机构去年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韩国社会清廉度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34个成员国中排在第27位,处于中下游。韩国反腐和民权委员会所做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七成受访者认为韩国腐败盛行。

  明知大学政治学教授申律说:“《金英兰法》把暗处的金钱提到明面,旨在提高国家的透明性,具有很大意义。”

  汉城大学教授金相照认为,韩国社会有能力承担由反腐败法带来的“短期代价”,“短期内存在困惑与付出代价都不可避免”。

  他指出:“大家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利用这部法律解决长期存在的社会问题,需要耐心等待这部法律在公共领域发挥效力。”(杜鹃)